古代散文阅读训2篇

泷冈阡表 欧阳修
  呜呼!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(shuāng)冈之六十年,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,非敢缓也,盖有待也。
  修不幸,生四岁而孤。太夫人守节自誓,居贫,自力于衣食,以长以教,俾至于成人。太夫人告之曰:“汝父为吏廉而好施与,喜宾客,其俸禄虽薄,常不使有余,曰:‘毋以是为我累。’故其亡也,无一瓦之覆、一垄之植,以庇而为生。吾何恃而能自守邪?吾于汝父,知其一二,以有待于汝也。自吾为汝家妇,不及事吾姑,然知汝父之能养也。汝孤而幼,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,然知汝父之将有后也。吾之始归也,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,岁时祭祀,则必涕泣曰:‘祭而丰,不如养之薄也。’间御酒食,则又涕泣曰:‘昔常不足,而今有余,其何及也!’吾始一二见之,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。既而其后常然,至其终身未尝不然。吾虽不及事姑,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。汝父为吏,尝夜烛治官书,屡废而叹。吾问之,则曰:‘此死狱也,我求其生不得尔。’ 吾曰:‘生可求乎?’曰:‘求其生而不得,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;矧(shěn况且)求而有得邪?以其有得,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。夫常求其生,犹失之死,而况常求其死也?’回顾乳者抱汝而立于旁,因指而叹曰:‘术者谓我岁行在戌将死,使其言然,吾不及见儿之立也,后当以我语告之。’其平居教他子弟,常用此语,吾耳熟焉,故能详也。其施于外事,吾不能知;其居于家,无所矜饰,而所为如此,是真发于中者邪?呜呼!其心厚于仁者邪?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。汝其勉之!夫养不必丰,要于孝;利虽不得博于物,要其心之厚于仁。吾不能教汝,此汝父之志也。”修泣而志之,不敢忘。
  先公少孤,力学,咸平三年进士及第,为道州判官,泗、绵二州推官,又为泰州判官,享年五十有九,葬沙溪之泷冈。太夫人姓郑氏,考讳德仪,世为江南名族。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,初封福昌县太君,进封乐安、安康、彭城三郡太君。自其家少微时,治其家以俭约,其后常不使过之,曰:“吾儿不能苟合于世,俭薄所以居患难也。” 其后修贬夷陵, 太夫人言笑自若,曰:“汝家故贫贱也,吾处之有素矣,汝能安之,吾亦安矣。”
  1.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,不正确的一项是
  A.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,非敢缓也 克:能够。
  B.吾之始归也,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 归:出嫁。
  C.修泣而志之,不敢忘 志:记下。
  D.其居于家,无所矜饰 矜:怜悯。
  2.下列四组句子中,加点词语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
  A.吾始一二见之,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//天油然作云,沛然下雨,则苗浡然兴之矣
  B.求其生而不得,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//向吾不为斯役,则久已病矣
  C.治其家以俭约,其后常不使过之//臣从其计,大王亦幸赦臣
  D.后当以我语告之//夫夷以近,则游者众
  3.下列各组句子中,分别能直接表明“汝父之能养”和“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”的一组是
  A.祭而丰,不如养之薄也——夫养不必丰,要于孝
  B.昔常不足,而今有余,其何及也——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
  C.此死狱也,我求其生不得尔——利虽不得博于物,要其心之厚于仁
  D.夫常求其生,犹失之死,而况常求其死也?——汝能安之,吾亦安矣
  4.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,不正确的一项是
  A.欧阳修父亲在公堂审理刑事案件“屡废而叹”,表现了他在执法中既怀仁德之心,又严格依法办事。
  B.欧阳修父亲为人乐善好施,不留余财;奉养父母很孝顺,在父母去世后还常涕泣感念;对孩子寄予厚望,叮嘱夫人把自己留下话将来要告诉孩子。
  C.欧阳修母亲在年轻时就失去了丈夫,她在贫困中抚养教育欧阳修,常把丈夫生前事讲给他听;在他为官后仍不忘教育他为官处世的正确态度。
  D.欧阳修能够成为宋朝名臣、文学家,是与他经受艰难困苦的生活磨练,父母尤其母亲的身传言教分不开的。
  5.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7分)
  (1)太夫人守节自誓,居贫,自力于衣食,以长以教,俾至于成人。(3分)
  
  
  
  (2)吾儿不能苟合于世,俭薄所以居患难也。(2分)
  
  
  
  (3)汝能安之,吾亦安矣。(2分)
  
  
  
  阅读下面的文言文,完成10—12题。
  王义方.泗州涟水人,孤且窭①,事母谨甚。研究经术,性謇②特。举明经,诣京师,客有徒步疲于道者,自言:“父宦远方,病且革,欲往省,困不能前。”义方哀之,解所乘马以遗,不告姓名去,由是誉振一时。不肯造请贵势,魏征异之,欲妻以夫人之侄,辞不取。俄而征薨,乃娶。人问其然,曰:“初不附宰相,今感知己故也。”
  素善刑部尚书张亮,亮抵罪,故贬吉安丞。吉安介蛮夷,梗悍不驯,义方召首领,稍选生徒,为开陈经书,行释奠礼,清歌吹舞,人人悦顺。久之,徙洹水丞。而亮兄子皎自朱崖还,依义方。将死,委妻子,愿以尸归葬,义方许之。以皎妻少,使奴负柩,辍马载皎妻,身步从之。既葬皎原武,归妻其家,而告亮墓乃去。
  显庆元年,迁侍御史。时中书侍郎李义府执权用事,妇人淳于氏有美色,坐事系大理,义府悦之,托大理丞毕正义枉法出之。高宗又敕给事中刘仁轨、侍御史张伦重按其事,正义自缢。义方以义府奸蠹害政,将加弹奏,以问其母。母曰:“昔王陵母伏剑成子之义,汝能尽忠立名,吾之愿也,虽死不恨!”义方乃奏曰:“天子置公卿大夫士,欲水火相济,盐梅相成,不得独是独非也。今陛下抚万邦而有之,蛮区夷落,罪无逃罚,况辇毂下奸臣肆虐乎?杀人灭口,此生杀之柄,不自主出,而下移佞臣,履霜坚冰,弥不可长。请下有司杂治正义死状。”高宗特原义府之罪,以义方毁辱大臣,言词不逊,左迁莱州司户参军。岁终不复调,往客昌乐,聚徒教授。母丧,隐居不出。卒,年五十五。
   (《新唐书》卷一百二十五)
  〔注〕①窭:jù 贫穷。②謇:jiǎn 正直。
  6.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语解是释不正确的一项是
  A.孤且窭,事母谨甚 孤:幼年死去父亲
  B.义方召首领,稍选生徒 稍:逐渐
   C.杀人灭口,此生杀之柄 柄:把柄
   D. 高宗特原义府之罪 原:赦免
  7.下列各组句子中,分别表明王义方“仁义”和“忠诚”的一组是
  A.①义方哀之,解所乘马以遗
  ②请下有司杂治正义死状
  B.①义方召首领,稍选生徒,为开陈经书
  ②将加弹奏,以问其母
  C.①既葬皎原武,归妻其家,而告亮墓乃去
  ②初不附宰相,今感知己故也
  D.①辍马载皎妻,身步从之
  ②欲妻以夫人之侄,辞不取
  8.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,不正确的一项是 ( )
  A.王义方自幼丧父,侍奉母亲非常恭谨。他饱读诗书,前往京城长安参加明经考试,途中遇到一个徒步赶路的人,了解情况后,就把自己的马送给他,没有告诉自己的姓名就离开了,因此美名振动当时。
  B.王义方在朝中不肯走访请托权贵,因此魏征非常器重他,并要把夫人的侄女嫁给他,他婉言谢绝了。不久魏征去世,为了报答宰相的知遇之恩,王义方主动迎娶了魏征夫人的侄女。
  C.中书侍郎李义府想占有姿色过人的罪囚淳于氏,要大理寺臣毕正义将她从监狱里弄出来。时任侍御史的王义方上奏高宗重新审理这个案子,但高宗认为他毁辱大臣,言词不谦逊,把王义方贬谪到莱州任司户参军。
  D.王义方担任洹水县县丞时,好友张亮的侄子张皎临死前把妻子儿女托付给他,希望把自己的尸体运回家乡安葬,王义方答应了他。张皎死后,王义方按照张皎的遗言,把他安葬在家乡原武,并在坟前祭告,最后将他的妻子儿女送回家。
  
  9.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。(10分)
   (1)父宦远方,病且革,欲往省,困不能前。(3分)
  
   (2)以皎妻少,使奴负柩,辍马载皎妻,身步从之。(3分)
  
   (3)昔王陵母伏剑成子之义,汝能尽忠立名,吾之愿也,虽死不恨!(4分)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1.D【赠:朝廷赐给功臣先世以官爵名号】
  2.B【连词,那么。A一为代词,一为助词。C一为指代词,那;一为人称代词,他,他的。D介词,因;连词,而,又】
  3.A【B前项正确,后项是欧阳修对太夫人的评语。C、D前项错误,都说审判案卷】
  4.A【“在公堂审理”错】
  5.(1)母亲发誓守节,家里贫困,母亲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持生活(或:解决吃饭穿衣),抚养我,教育我,使我长大成人。(居贫,以长以教,俾,各1分)
  (2)我的儿子在世上不能无原则地附和他人(或:苟且与他人保持一致),节约简朴,是为了度过将来患难的日子(或:就是用来准备度过将来患难的日子)。(苟合于世,所以居患难,1句1分)(3) 如果你觉得安适,我也就安适了。(1句1分)
  
  6.C(柄:权力)
  7.A(B.①治理地方的措施 ②孝顺C.①守信用 ②为人正直;D.①表现仁义;②不攀附权贵)
  8.D应该是在原武安葬完张皎,把他的妻子儿女送回家,并在张亮的坟前祭告才离去。
  四、(24分)
  9.(1)父亲在很远的地方做官,得了病而且很严重,我想要往前探望,因徒步赶路十分疲惫不能前往。(3分。得分点:①宦:做官。 ②革:急,严重。 ③省:探望;探视。每个得分点1分。下同。)
   (2)因为张皎妻子年轻,王义方让家奴背着灵柩,自己从马上下来,让张皎的妻子骑着,自己步行跟着。(3分。得分点:①以:因为。②载:让……坐上;乘坐。③步:行走;步行。)
   (3)从前王陵的母亲用剑自杀成就儿子的大义,你能尽忠心成就美名,这是我的心愿,我即使死了也不遗憾!(4分。得分点:①伏箭:用剑自杀。②立名:成就美名。③吾之愿也:判断句式。④恨:遗憾。)
  
  
  附文言文译文:
  唉!我的父亲崇国公,在泷冈占卜吉地安葬六十年之后,他的儿子修才能够在墓道上立碑。我不敢有意迟缓,而是因为有所等待。
  我不幸,生下四岁就失去了父亲。母亲发誓守节。家境贫寒,自己操持生活,抚养我,教育我,使我长大成人。母亲告诉我说:“你父亲做官,清廉自守却喜欢帮助人,又喜欢接待宾客。他的俸禄虽然微薄,也常常不让它有余。他说:‘不要因为这财物坏了我的清廉。’所以他死的时候,没有留下一处房屋、一块田地可以依托维持生活。我靠什么能够自己守节呢?对于你父亲,我略微知道他一点,因此对你有所期待啊。我自从做了你欧阳家的媳妇,没有赶上侍奉我的婆婆,可是我知道你父亲能孝养父母。你没了父亲,年纪又小,我不能知道你必定有什么成就,但是知道你父亲一定会有好的后代。我刚嫁过来的时候,你父亲服完母丧才过一年。逢年过节祭祀,就总是流着泪说:‘祭祀时再丰厚,还不如在生前供养微薄呢!’偶尔用些好酒好饭菜,就又流泪:‘以前常不足现在却有余,可是怎么来得及奉养父母呢!’我开始看见一次,以为他新近免除丧服。偶然这样罢了。后来经常这样,直到他去世,没有不是这样的。我虽然没赶上侍奉婆婆,却凭这一点就知道你父亲是能孝养父母的。你父亲做官时,曾经晚上点灯烛,批阅案卷,屡次停下叹息。我问他,就说:‘这是死罪的案子,我想寻他的生路却办不到啊!’我说:‘可以给死囚寻生路吗?’你父亲说:‘想寻生路救活他却做不到,那么死者和我都没有遗恨了;况且,确实有想为他求生路而能够找到生路的。因为有为他求到生路的情况,所以便知道不为他求生路而被处死的人有遗恨啊。常为死囚 求生路,还有失误被处死的,可是世上有的人却总是想方设法把人处死呢。那时你父亲回过头来,看见奶妈抱着你站在旁边。因而指着你,叹息着说:“算命的人说我在戌年就要死去。如果他的话说对了,我就来不及看见儿子自立成人了,今后应当把我的话告诉他。”他平时教育其他的晚辈,也常用这些话。我听熟了,所以能够记得很详细。他在外做的事,我不能够知道,他住在家里,没有一点虚假做作的地方,所做的事情都是这样。这是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啊!唉!他的心里是十分重视仁道的啊!这就是我知道你父亲一定会有好的后代的原因,你可要用这些勉励自己。奉养长辈不一定要衣食丰厚,最重要的是孝顺;对人有利的事虽然不可能遍及到每一个人,最重要的是心里重视仁道。我没有什么教导你,上面说的这些是你父亲的期望呢。”我流泪记住了这些话,不敢遗忘。
   我父亲小时候便死了父亲,勤奋读书,在咸平三年考中进士,做过州的官,泗、绵两州的推官,又做过泰州的判官,终年五十九岁,葬在沙溪的泷冈。我母亲姓郑,她的父亲名德仪,世代都是江南地方有名的大族。我母亲恭敬勤俭,宽仁慈爱,待人有礼,起初封福昌县太君,后来进封号为乐安、安康、彭城三郡太君。在我贫穷的时候,她勤俭节约地持家,后来总是不让超过这个限度,说:“我的儿子在世上不能无原则地附和,节约俭朴,是为了准备过将来的患难日子,”后来我被降职做夷陵县令。我母亲谈笑自如,她说:“你家里本来贫穷,我过习惯了。如果你觉得安适,我也就安适了。”
  文言文参考译文:
  王义方,是泗州涟水(今江苏涟水县)的人,自幼丧父,家庭非常贫困,侍奉母亲非常恭谨。他饱读诗书,性格正直特别。因参加明经考试,前往京城,在路上遇到一个因徒步赶路而疲惫的人,对王义方说:“我的父亲在很远的地方做官,得了病而且很严重,想要前往探视,因徒步赶路十分疲惫不能前往。”王义方同情他,解下自己的马送给他,没有告诉自己的姓名就离开了,因此美名振动当时。不肯走访请托权贵,魏征认为他与一般人不同,准备把夫人的侄女嫁给他,他婉言谢绝了。不久魏征去世,王义方却主动迎娶了魏征夫人的侄女。别人问王义方这样做的原因,王义方说:“我先不这样做是不依附权贵,现在这样做是报答宰相的知遇之恩。”
  王义方一直和刑部尚书张亮友好,张亮犯罪,王义方受牵连被贬到吉安县做县丞。吉安处在蛮夷之间,百姓强硬固执不驯服。王义方招集地方首领,逐渐地挑选了一些学生门徒,为他们开设讲授经书,举行祭祀先圣先师的礼仪,传授清歌短笛合奏的技艺,他们都十分高兴。不久,王义方调任洹水县(今河北魏县)县丞,当时张亮的侄子叫张皎从崖州回来,投靠王义方。张皎快死的时候,把妻子儿女托付给他,希望把尸体运回家乡安葬,王义方答应了他。因为张皎妻子年轻,王义方让家奴背着灵柩,自己从马上下来,让张皎的妻子骑着,自己步行跟着。在原武安葬完张皎,把他的妻子儿女送回家,在张亮的坟前祭告才离去。
  显庆元年,王义方升任侍御史。当时中书侍郎李义府执掌朝政,有个妇女淳于氏姿色过人,因获罪被囚禁在大理寺,李义府很高兴,委托大理寺寺丞毕正义违法把她弄出监狱。高宗皇帝下令给事中刘仁轨、侍御史张伦重新审理淳于氏这个案子,毕正义自缢身亡。王义方认为李义府奸邪害政,将要弹劾上奏,拿这件事问自己的母亲。母亲说:“从前王陵的母亲用剑自杀成就儿子的大义,你能尽忠心成就美名,这是我的心愿,我即使死了也不遗憾!”义方于是上奏皇上说:“皇上设置公卿大夫,想要水火互相救济,宰辅大臣互相帮助,不能独自认为是对的或认为是错的。现在陛下安抚并拥有天下,少数民族及边远地方的人,犯罪了都不能逃避惩罚,何况皇帝身边的奸臣肆意暴虐呢?杀人灭口,这生杀的大权,不由君主发出,却向下移交给奸臣,脚下踩着霜就要想到坚硬的冰块,弥补不能太晚。请求交给有司共同处理毕正义死的情况。”高宗特意要赦免李义府的罪过,认为王义方毁辱大臣,言词不谦逊,把王义方贬谪到莱州任司户参军。年终也没有调回来。王义方客居昌乐,就招募学生教学。母亲去世,隐居不出。卒,年五十五。
  
  

发表评论